新疆伊犁一養老院“變身”大酒店 數億國有資產流失?

· 財經評論 來源:時代法制 作者:卜文 字號 時間:2015-10-08 21:36    
摘要:日前,有網友實名舉報,稱 新疆伊犁州新源縣聯誠生態大酒店依非法占用敬老院土地建設高檔會所、別墅、蒙古包、賓館等吃喝玩樂商業綜合體。據當地牧民介紹,該酒店前身為牧民林……

   日前,有網友實名舉報,稱新疆伊犁州新源縣聯誠生態大酒店依非法占用敬老院土地建設高檔會所、別墅、蒙古包、賓館等吃喝玩樂商業綜合體。據當地牧民介紹,該酒店前身為牧民林場,后經地方政府改為敬老院。 這背后究竟隱藏了什么?

  

  舉報:敬老院”變身”豪華酒店

  據舉報人顧洪勇介紹,幾年前安徽省潁上縣陳錫聯全額收購該敬老院,之后便敬老院改建為現在的聯誠生態大酒店。從新源縣人民政府2009年1月19日的國土使用證得知,養老院使用面積為五萬叁仟零貳點叁平方米,為商業、金融用地,面積為78畝。然而,近年來隨著土老虎”的陳錫聯各種“活動”將原有的78畝土地擴展到近300畝,除了酒店經營場所外,在酒店周邊大肆圈地,現已建成的商業樓房和待建的土地,總占地面積已達到1000畝地。然而這些非法占用的土地并未進行公示,也沒有土地規劃等部門的招商手續。

  調查得知,聯誠生態大酒店老板是陳錫聯,原籍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人,后落戶新疆伊犁州新源縣,在當地苦心經營三十多年,人脈關系很廣。被當地人統稱為“土老虎”的陳錫聯,采取各種手段,將新源縣養老院違規變身為聯誠生態大酒店。

  

  違規: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被篡改”

  顧洪勇說,他與陳錫聯(甲方)原是老鄉關系,在2013年12月19日簽訂了一份《酒店承包經營合同》,按照合同要求,顧洪勇及時交納了承包費804萬元。“后來,由于陳錫聯未能按合同要求交付酒店,給我造成巨大經濟損失。”顧洪勇說,當他得知聯誠生態大酒店原批文是用來建設養老院的,甲方擅自改變了土地用途,而且甲方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的建設規模為36000平方米,實際建成的面積是48000平方米,建設規模嚴重超標。“而且酒店沒有綜合驗收報告和消防驗收報告。”因此,顧洪勇認為,甲方改變土地用途,加大建設規模,其酒店顯系違章建筑,乙方了解該事實真相后,向甲方提出異議,并要求返還804萬元承包費。“甲方不但不給一分錢,反而將我的兩部車扣押,絲毫不顧老鄉情誼和商業誠信道德。”顧洪勇無奈地說,他曾多次找到陳錫聯一直無果,不但錢要不到,反而遭到對方揚言稱:“你在我的地盤上打官司,你永遠都打不贏”。

  

  

  疑問:多數老鄉遭遇“被騙”他鄉

  據此前媒體報道證實,聯誠生態大酒店前身為牧民林場,后地方政府改為敬老院,以敬老院的批復等名義建起了高檔會所、別墅、蒙古包、賓館。吃喝玩樂聚一條龍服務應有盡有,真是塞外江南夢里水鄉,在這個避風港里消費人群絡繹不絕,大多是外地和當地政府官員及地方執法部門領導。

  如今,因官司在身,顧洪勇多次奔波安徽與新疆兩地之間,從當初的近200斤瘦到現在的130多斤。

  知情人透露,2014年12月,陳錫聯又以同樣的手段與安徽省潁上縣的江潁長簽訂了酒店承包合同,據江潁長敘述,他已打給陳錫聯100萬元人民幣,酒店裝飾及其他開銷達100多萬,合計開支200多萬元。陳錫聯已用同樣的手段騙了兩位家鄉人。

  追責:大面積土地疑“違法占用”

  據相關資料顯示早在2006年10月,監察部、國土資源部印發《關于開展查處土地違法違規案件專項行動的通知》。并先后組成聯合督查組開展了五輪督查活動,對全國21個省市區及所屬44地市開展專項行動情況,進行督促檢查。重點查處了一批“非法批地、未批先用、批少用多、非法低價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擅自變更規劃獲取利益”方面的案件。

  2009年11月以來,國土資源部和監察部再次聯合開展專項行動,重點清查整改“未報即用”違法用地案件。

  2010年9月3日,國土資源部又開展了“兩整治一改革”專項行動,對全國國土資源實施“一張圖”和土地“批、供、用、補、查”綜合電子信息監管系統。實現建設用地全程動態網上監管,健全完善“天上看、地上查、網上管”的國土綜合監管體系。嚴格責任追究,堅定不移的落實廉政規定。對此,本網將繼續深度關注!

  調查手記:豈能吃掉牧民的“命根子”

  十二五”開局之年,國土資源部的“嚴刑峻法”亦接踵而至,并首次聯合中組部、監察部對地方政府耕地保護責任指標進行考核。“一定要守住全國耕地不少于18億畝這條紅線。”“對各類土地違法違規案件都要嚴肅查處。”

  一切都充分表明了黨和政府對土地問題的高度重視及嚴格土地政策的決心。但是在該地,政府的“三令五申”卻儼然一張廢紙,政策不落實、制度不執行,利欲熏心的人們竟全然無視國家律令,頂風而為,在社會主義法制社會旗幟下,為中飽自己私囊,無所顧懼。光明正大的“征”、肆無忌憚的“占”,嚴重的土地違規違紀現象反而愈演愈烈,貪婪的人性同時也更折射出了當地政府權力的腐化。

  著土地的喪失,牧民失去了土地上的“命根子”。新疆伊犁州新源縣違法建設,土地被占,迄今無人制止,是誰造就一切,又該誰承擔相關法律責任!相關部門的熟視無睹,其內幕又將是如何的?是工作嚴重失職,還是有部分無良公職人員為私利參與“幕后”運作,充當其“保護傘”,“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沆瀣一氣共謀“錢途”。(記者 柯南 賀茂輝 文/圖)

責任編輯 : 卜文

免責聲明 : 本網部分類容來源網絡,轉載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對您造成傷害,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本文為時代法制原創編撰,轉載前請獲得授權,轉載后請注明出處!
分享至:
推薦 收藏
环球策略